圣灵的充满(一):表现(弗五:18)

来自上海,从事医学研究,现居美国的蔡选青,在《海外校園》里写〈一次圣灵充满的经历〉时,谈到他追求被圣灵充满的经历:

“于是我开始‘追求’圣灵充满。我请一些有属灵恩赐的名牧为我按手祷告,也追求方言,追求一种超自然的感觉。回想起来,当时我心里并不是追求能力和恩赐,只是惟恐自己没有真正得救,特别想追求那种很多人都见证过的‘痛不欲生’的悔改经历。

当时我认为,一个有心事奉主的人,不能没有圣灵充满的经历,而圣灵充满应该是感觉得到的。我所认识的一些非常理性的弟兄,就先后得到了这种经历。我于是去读了不少这方面的书,操练了不同的追求方式,安静的或剧烈的都有。结果是越追越急,越急越没有(至今我仍没有得到倒地、大笑或说方言的经历)。

几年下来,追得也很累了,同时又在一同追求的个别姐妹身上,发现了一些反常的现象,其属灵的追求与生命也有脱节。所以,我就开始逐渐放松了那种追求。

终于有一天,我几乎完全放弃了对圣灵充满的追求。各宗各派的教导已弄得我晕头转向,身体和心灵实在很疲倦。我是从事医学工作的,知道人的生理极限,于是拿了一个星期的休假,在外面找了一间没有干扰的小屋子,什么都不追求,只想读读圣经,身心灵有一个修整……"

以上蔡选青的苦苦的“追求”圣灵的充满或许也是一些基督徒的经历。

过去一百多年下来,一提到“圣灵的充满”,有人可能立刻想到轰轰烈烈的“神迹奇事”,也有人想到“说方言、说预言、讲道”,更有人想到“医病赶鬼”等。

“圣灵的充满”有可能包括这些超然的事迹,我们可称为“特殊性”的圣灵充满,如使徒彼得讲道时,被圣灵充满。但这些并不是聖经所强调的表现。

聖经更强调“普遍性”的圣灵充满,意即道德方面或品格方面的表现。圣灵充满的主要证据是在道德方面,而非神迹方面;其内容是在于圣灵的果子,而非圣灵的恩赐。

哥林多教会的信徒就是一个清楚的例子:他们“在恩赐上没有一样不及人的”(林前一7),而且他们有圣灵的洗,但是却没有被圣灵充满,所以不能够被称为属灵的人(林前三1-4)。因为他们缺乏爱的道德特质,所以使徒保罗才会有林前十三章的“爱的控诉”(一般称为“爱的真谛”)。

除了哥林多教会的例子让我们看到圣灵充满的负面表现,聖经里提到属灵领袖的资格时,让我们看到圣灵充满的正面表现,如使徒彼得教导教会选派领袖时,他说:“所以弟兄们,当从你们中间选出七个有好名声、被圣灵充满、智慧充足的人,我们就派他们管理这事。”(徒六3)

使徒彼得没有把属灵领袖“被圣灵充满”的表现详细列下,但使徒保罗有将属灵领袖的表现一一列出(请参阅提前三1-13;提多一6-9)。我们可以发现这些属灵领袖的资格大多是属于道德或品格方面的,并没有提到恩赐方面。

聖经里只有一处经文命令我们要被圣灵充满,而这唯一的命令的下文也是列出道德性的表现如:“彼此对说”、“赞美主” 、“感谢父神” 、“敬畏基督“、“彼此顺服”等。请看:“不要醉酒,酒能使人放荡;乃要被圣灵充满。当用诗章、颂词、灵歌彼此对说,口唱心和地赞美主。凡事要奉我们主耶稣基督的名常常感谢父神。又当存敬畏基督的心,彼此顺服。”(弗五18-21)

所有的基督徒都应该被圣灵充满,因为这是一个命令。被“圣灵充满”是“让圣灵的同在与能力管理并控制我们的生活”。

使徒保罗用负面的醉酒与正面的圣灵充满作为强烈的对比,明示两种不同的影响力在我们里面工作,即酒精进到我们的血管里头和圣灵进到我们的心灵深处。

饮酒过度使我们不能自约,必定有非理性的放纵,使醉酒者变为禽兽;而被圣灵充满则使我们有节制自约,并且有合乎理性的道德品行,使我们满有基督的形象,荣耀归于真神!

Categories 池金代牧师, 牧者文章 | Tags: | Posted on September 26, 2013

Social Networks: RSS Facebook Twitter Google del.icio.us Stumble Upon Digg Reddit

Comments are closed.